8848奇闻网集合了最全最新的奇闻异事,奇闻趣事,世界奇闻怪事,天下奇闻异事大全,灵异事件,东北民间故事等各类热门话题。
当前位置:8848奇闻网 > 东北民间故事 > 正文

狗急跳墙

2019-08-01 14:22 东北民间故事 强哥股票配资网

导读:郦红柳望着夏紫倾的那张脸,唇皮颤抖起。 夏紫倾居然易容成她娘亲的模样。 众人交头接耳,议论起。 华宰相在瞧见夏紫倾的脸后瞬间瘫落在地。 “温舒妤!”跟着,皇帝唤道。 众

郦红柳望着夏紫倾的那张脸,唇皮颤抖起。

夏紫倾居然易容成她娘亲的模样。

众人交头接耳,议论起。

华宰相在瞧见夏紫倾的脸后瞬间瘫落在地。

“温舒妤!”跟着,皇帝唤道。

众人闻声才想起这是华宰相前夫人的名字,可是眼前的女人不过十五六岁,怎会是温舒妤?

只听夏紫倾顶着温舒妤的脸道:“我娘十年前已命丧于那场大火,相信各位都是知道的!”

华宰相被人救醒,在下人的挽扶下,朝夏紫倾步来,“你是兮虞!”

夏紫倾唇角勾勾,这认亲戏码,郦红柳不想做,她倒是乐意相助。

郦红柳已知夏紫倾的目的,未等夏紫倾出口,抢先一步道:“她不是!”

众人闻声皆朝郦红柳望来。

夜静尘手抚着额头,直替郦红柳担心。

这女人明知这是夏紫倾给她下的套,居然不计后果的站了出来。傻瓜!

“师姐!那你说,我不是,谁是?”

郦红柳撇嘴,怒瞪着夏紫倾:“阿紫,你身上有伤,别胡闹!”

夏紫倾唇角逸出一丝讥讽:“华兮虞,别假惺惺的!你若真心为我好,为何这么久,没来看我!”

郦红柳一言难尽,想到月如练已对夏紫倾下了死令,她哪里敢去看夏紫倾。

如今看来,夏紫倾是狗急跳墙,非要拉着她同归于尽。

众人唏哗,夜阑溱望着郦红柳眉眼弯弯,继而收起剑。

华宰相望着一脸淡漠的郦红柳,上来道:“你真是兮虞?”

郦红柳没有应他,只淡淡地望他一眼,那眼神极冷极淡,哪里有半点女儿望父亲的眼神。

可是夜阑溱已喜出望外,上来攥住郦红柳的手道:“兮虞,你真的没死!”

这个时候,郦红柳承认也不是,不承认也不是。

夜静尘见她陷入两难中,忙摇着折扇上来,将夜阑溱搭在郦红柳腕上的手挥开。

“咳!本王说句公道话!当年的事定然是给兮虞小姐留下了很大一块伤疤,大家就不要再揭她的伤疤了!”说时,他望了望一旁的华宰相。

华宰相这十年来,对华兮虞母女多少有些负罪感,如今见女儿没死,他自然要帮着女儿,好歹表现下父亲的慈爱。

“九王叔说的在理!老臣这就将小女领回府!”

华宰相说时朝郦红柳步来:“兮虞,爹知道,当年亏欠了你们母女,这十年来,爹一直沉在失去你们的痛苦中。如今你回来了,爹一定会好好补偿你!走,跟爹回去!”

郦红柳讥笑:“宰相大人这是要带我回哪?”

“你这孩子,糊涂了,自然是回家啊!”华宰相哭笑不得的。

“我没有家!若有,海春院算不?宰相大人不要忘了,我可是海春院的老鸨,宰相大人莫非想去海春院!”

华宰相被她噎的一口气喘不过来。

他没想到,自己一生清誉,居然会被自己的女儿扑了污水。

生怒之余,又叹惜。

他知道,郦红柳这十年来吃了不少苦,当年是他误会了舒妤,才会一气之下将舒妤休下堂,也因此才会发生那样的事……

“兮虞,爹知道错了,你就原谅爹好不?”面对失踪多年的女儿,华宰相拉下一张老脸道。

郦红柳冷哼,生生地吐出两字:“做梦!”继而身子一撇,疏离地留个背影给华宰相。

这番态度,连个陌生人都不如。

一旁的华秀怡早就看不过去。自打郦红柳出现,夜阑溱的注意力全在郦红柳身上。她原本以为郦红柳不过是个妓院老鸨,纵然有几分姿色,但要想嫁入太子府,可不是凭那下三滥的床上功夫行得通的。

现在得知,郦红柳居然是自己那未死的同父异母的妹妹,心里怒意更甚。

“站住!”华秀怡顶着红盖将郦红柳唤住。

郦红柳望着一身新娘服的华秀怡,唇角牵牵。

原本她还在同情华秀怡的,嫁给一个心里没有自己的人,这样的婚姻不会幸福,直为她担心。如今想来,是她多操了这份心,华秀怡完全是自作自受。

“何事?”郦红柳气场半丝不减。

她是杀手,什么大场面没见过,区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华秀怡奈何的了她?

“兮虞妹妹,姐姐不知你为何这般恨父亲。可身为女儿家以孝为先,姐姐劝妹妹还是跟父亲回去吧,免得在此闹着,让外人瞧去了笑话我们没家教!”

“谁是你妹妹,你认错人了!我娘当年只生下我一个!至于家教如何,我娘死得早,自然没人教我!”

郦红柳这番一说,将她十年来的痛苦宣泄,又将华秀怡那份看似劝解,实则挖苦她的话,原封不动的还给对方。

华秀怡脸上青白交替。

她原本是想教训一番郦红柳的没想到,对方不但反驳了自己,还连父亲一并骂之。

她气得纤指紧攥。

郦红柳没想到这位外表温婉的姐姐,居然这般讨厌自己,难怪当年,这位姐姐最喜欢与她抢东西。

“喔,忘记说了!我记得当年,有位庶女姐姐,最喜欢与我这华府嫡女抢东西,这不,这十年来,这位姐姐和她的母女,不但抢了我和我娘的位置,就连我那未婚夫,这位姐姐也抢到手了,不是?”

郦红柳望着华秀怡道。

她倒像看看,华秀怡如何能安然处之。

众人闻之,适才想起,这太子妃之位,原本是华兮虞的。

皇太后在认出郦红柳是华兮虞时,就已坐立不住。听闻郦红柳将这十年来的委屈道出后,开口道:“没错,哀家在兮虞未出生时就已将她指给阑溱,哪里知道后来会出现那样的事。叹,如今兮虞回来了,这太子妃之位当还是兮虞的!”

华宰相与华秀怡闻之纷纷一震,屈氏当即晕眩。

这太子妃之位,是屈氏好不容易替华秀怡谋来的,如今叫她拱手让人,如何甘心。

只是她出生卑微,族亲里没有一个得力的人在朝中身居要位,碰上这种场合,自然没人帮她说话。

再说,她虽被扶正多年,但在众人面前,依旧不过是个妾氏。这卑微的帽子,让她痛苦不堪,

如今她能指望的只有自己的丈夫华宰相了。

作者寄语:还有哈,一会见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coozic.com//dbmj/975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