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48奇闻网集合了最全最新的奇闻异事,奇闻趣事,世界奇闻怪事,天下奇闻异事大全,灵异事件,东北民间故事等各类热门话题。
当前位置:8848奇闻网 > 东北民间故事 > 正文

蓝颜祸水

2019-08-01 14:24 东北民间故事 强哥股票配资网

导读:岳如霜沉入在幼时的回忆中。 少年轻哼,一脸的不置可否。 片刻后少年说:“你是哪房的丫鬟,怎这么晚还在这里?” 岳如霜那时忌讳别人知道她是岳将军之女,忙说,自己是上房小

岳如霜沉入在幼时的回忆中。

少年轻哼,一脸的不置可否。

片刻后少年说:“你是哪房的丫鬟,怎这么晚还在这里?”

岳如霜那时忌讳别人知道她是岳将军之女,忙说,自己是上房小姐屋里的丫鬟,因为初来府中,不小心迷了路。

这个理由虽有些牵强,但借着她的小嘴说出,倒也不让人起疑。

再说她与上房小姐王盈颖也相熟。

少年的短箫握在手中,那短箫上刻着繁复的花枝纹,异常精美,她一时来了兴趣,竟伸手跟少年讨了来,放在手中逗弄一番后,想起她娘亲不久前刚教会她的那首曲子,呜呜咽咽吹起……

想到这里,岳如霜竟从袖中取出短箫。

凤炜鄞瞧见短箫,眸光一滞。

这可不是他之前遗失的那支?

怎会在她这里?她到底是谁?

凤炜鄞记得那年冬天,他去找舅父有事,不料舅父与岳叔叔正在书房商议事情,他等着无趣便自顾自地逛起,无聊中吹起短箫,这是他第一次吹箫,居然有些杂乱无章,哪知会被个小丫鬟瞧去。

他尴尬之余,心生怒意。

那丫鬟一脸面生,对他说,是盈颖屋里的丫鬟。

他没有拆穿她的谎言,只因为他母妃病重,极需找舅父商议营救母妃的法子,他无心再管其他。

那丫鬟将短箫借去瞧了瞧,继而幽幽吹起。说真的,她吹的那首曲子极是好听,技艺也比他好得多,他听得认真。

哪知这时候,他的随侍跑来跟他说,他母妃刚刚去逝。

他来不及多想,从那丫鬟手里取回短箫,飞身出去……

或许这短箫便是在他出府那会遗失了。

凤炜鄞想到这,将岳如霜手中的短箫取来,仔细瞧了瞧。质感,花纹均是一样,这确实是他遗失的那支。

“这箫好精致!你从哪里得来的?”

凤炜鄞试探地道。

岳如霜以为他窥视着短箫,忙将短箫夺回,抱在怀中道:“买……的!”

她心里作虚,连言语都不连贯。

凤炜鄞轻笑,将她揽得更紧些。

“或许是天意吧!这只短箫与你有缘!”

只听凤炜鄞叹气道。

这只短箫是他母妃的遗物,如今辗转到了她手里,或许冥冥之中已注定,她与他的缘份。

他的怀里暖暖的,她窝在他怀里,睡意渐起,不知不觉一股久违的安逸感,让她放心地阖起眼。

就睡一会吧!她告诉自己。

“霜儿,你可知这短箫原本何人之物?”

凤炜鄞幽幽启口,可等了半天不见怀中人回应,垂首一望,见她已熟着,无奈摇起头,解了披风给她披上。

凤炜鄞将岳如霜送回房里,不料出来时,被杜玫莹的丫鬟瞧个正着。

那丫鬟正为自家主子找不到夫婿闹心,却见凤炜鄞大半夜的从岳如霜屋里出来,心里窃喜一番后,忙跑去告诉杜玫莹。

杜玫莹听闻,气得将杯盏全数挥落在地。

“岳如霜,你敢窥视我的东西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杜玫莹咬牙切齿地,恨不能将岳如霜撕碎。

那丫鬟大约是没见过自家主子神情这般恶毒过,吓得垂头不语。

杜玫莹十分不解气,见那丫鬟还站在身旁,面带怒意地道:“王爷在哪?”

“回王妃!奴婢瞧见王爷进了客房!”

丫鬟怯怯回道,生怕惹怒了杜玫莹,免不了一顿毒打。

杜玫莹闻声,纤指紧攥,“他宁肯睡客房,也不想见到我!”

翌日一早,岳如霜尚在睡梦中,便听屋外有人在争吵,细辨下,竟是秋叶和杜玫莹的声音。

只听秋叶道:“我家王妃还在休息,鄞王妃还是请回吧!”

杜玫莹厉声喝道:“你个贱婢,快给本王妃滚开!”

说时“啪”扬手给了秋叶一巴掌。

秋叶捂着被打的半边脸,虽委屈,但想到杜玫莹来者不善的,担心她会欺负岳如霜,用身躯挡住门,无论杜玫莹的人怎么拉扯,她都不肯放下门把让路。

岳如霜轻叹,这个傻丫头,何必死扛着不放手,若是他们真动起手,这丫头岂不白受了。

“谁在外头!”岳如霜启口。

“王妃,鄞王妃说要见你!奴婢说你还未起榻,鄞王妃就动手打了奴婢!”秋叶在外叙述道。

杜玫莹瞪着秋叶,一脸的不以为然。

只听她冷笑道:“日头都上山头了,六妹还窝在被褥里,不知是这被褥足够暖的,让你舍不得呢,还是这屋里藏匿着什么见不得人的!”

杜玫莹的言语尽是嘲意,岳如霜岂会听不懂。

岳如霜料定,杜玫莹这么早来叫闹,八成是最晚过得不称心。

想到昨晚的事,岳如霜一脸纳闷,不过心思一转,已猜到是凤炜鄞将她送回来的,这其后么,定然是被人瞧去,然后就生了事非。

都说红颜是祸水,如今看来这蓝颜也好不到哪里去!

杜玫莹出嫁前,可是出名的淑女,如今才月余,倒成了副泼妇骂街的嘴脸,实在有损往日的形象。

她自然是忍不得杜玫莹这般说自己的,冲屋外的秋叶道:“让二姐进来吧!”

秋叶虽不放心,但见岳如霜开了口,忙将屋门打开。

杜玫莹一行人浩浩荡荡步进屋中,见岳如霜只着中衣靠在榻上,披头散发的一脸睡意惺忪。

杜玫莹带着她的狗腿下人,将这屋子扫视一番后,眸光落在床上。

岳如霜下身只着清透的亵裤,若是揭了被褥,下身的春光定然暴露在外,这与岳如霜来说极损颜面。

岳如霜笑得淡然,见杜玫莹眸光落在被褥上,已知她的意图,轻笑道:“二姐最好想清楚了再做!就算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还轮不到二姐质问!”

好歹她也是霁王妃,只要皇帝不发话,谁都不能说她与凤玄霁的婚事无效。

“六妹这么一说,本王妃今日非瞧个清楚不可!”杜玫莹心火燎燎。

岳如霜嘴角的笑意更浓,“别怪小妹没提醒二姐,这被褥一揭,损害的可不只是小妹!”

杜玫莹哼了哼,一副不屑的。

想到昨晚凤炜鄞来过岳如霜屋里,怒气冲天,纤指搭上被褥,刚要揭开,一只素掌先她一步而来,扬手给了她一巴掌。

作者寄语:晚上老时间还有一章哈,老时间指得是,晚上9:30-10:00,感谢各位支持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coozic.com//dbmj/8805.html